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干服了女体育老师
干服了女体育老师




松野玲子,秋叶原女子高中体育教师,二十九岁,毕业于东京早稻田大学体育学院,十七岁成为运动健将,所学专业是体育教育。


  我强奸她的原因很简单,在我来到这里以后,她多次在公开场合大放厥词,说什么中国男人无能,性能力要靠吃药维持,所以中国药业发达,色情业却比沙漠还荒芜云云。


  我靠,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当着我的面说中国男人不行,摆明了就是在打我的脸,这种事情,我最喜欢用摆事实和讲道理来说明,我尤其喜欢摆事实,事实胜于雄辩嘛!


  这是一个星期六,所有的本地老师都回家了,松野由于是兵库县人,所以周末一般都在学校,只有年节探亲的时候才回去。


  我决定就在这个周末将她拿下,让她切身感受一下中国男人到底行不行。
  说干就干,我没有打算悄悄进行,反正学校的教师宿舍区今天走的一个不剩,所以我直接来到她的宿舍。透过窗户,我看到她只穿着一件白色半袖T恤,下身是一条紫红色内裤,鼓胀的乳房把T恤高高顶起,健美的双腿一点赘肉都没有,长得还不错。


  「笃笃笃」我直接上去敲门,「哪位?」门里传来问话声,我不答话,继续敲门。


  「谁啊?这样没礼貌?开什么……」门开了,她的话也停在了一半,「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说着,她就要关门。我抢先一步推开门,自顾自地走了进来。


  「喂,你们中国人都是这么没有礼貌的吗?」见我无视她的存在,她有点恼羞成怒了。


  「中国号称礼仪之邦,可是礼仪是对有礼貌的人用的,对于那些在人前人后说别人坏话的人,礼仪似乎是一种奢侈品吧?」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面前成熟性感的女人,用调侃的语气继续说道:「难道在日本,公开侮辱别的国家的男人就是松野老师受到的礼仪教育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现在请你马上离开!」


  「呵呵,你可以不承认,但我不能装作不知道,这关系到一个国家的男人的名誉。」


  「就算我说过,你想怎么样?」见我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她轻佻的撇了撇嘴,「我就是说过中国男人不行,做事不行,做爱无能,又怎么样?你还能吃了我?


  」吃你嘛,我没打算,不过既然松野小姐话说到这里,我还真想给你证明一件事情,或许你会改变对中国男人的看法呢?「我继续卖着无厘头的关子,同时慢慢接近了她。


  」你要干什么?「她警惕地向后退了一步。


  」嘿嘿,别紧张啊!「我悠闲地后退两步,来到门边,轻松地锁上房门,」我只是想趁着这么悠闲的时光,让松野小姐对中国男人有一个『深入而充分』的认识而已。「


  」你……你想干什么?「她终于意识到什么了,」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否则我会喊人的。「色厉内荏的她想把我吓退,可惜,她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我可是受过严酷训练的特种兵出身,连她也搞不定,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混?
  」可以,不过你要比我快才行哦。「说完,我直接将我身上的衣服除去,我只穿了T恤和长裤,我脱光了她还没跑到电话旁边呢。


  我追上她,将她抱起来走进卧室,扔在床上,我健硕的身躯就在她的眼前,胯下的肉棒已经青筋毕露高高昂起,大龟头一抖一抖地泛着紫红的光泽。


  」中国有句古话:『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不过如果你好好配合我的话,也许我能给你一次相当不错的体验呢,到时候,我怕你会爱上我哦!「我继续调侃着她,双手却毫不客气的将她的T恤高高掀起,露出了她傲然坚挺的大乳房。


  」哦,真不错啊,性感的身材,漂亮的乳房,「我将双手托在双乳下沿,温柔的盈盈握住,双手食指攀上她小巧的乳头,手掌手指同时用力,逆时针转动乳房,顺时针搓揉乳头,粗糙的手指搓揉着敏感的乳头令她顿时一阵酥麻,我以让她战抖的挑逗方式从她的嘴里得到了第一声舒服的呻吟。


  」嗯……「声音无奈而清越,原本以为我会用强力的方式粗暴的占有她的身体,然后再用各种变态的方式摧残她的意志,以此来达到羞辱她的目的,却没有想到我竟然使用这样一种温柔的方式开始了对她身体的挑逗,前后想法的落差使她一时乱了分寸,不由自主的就将身体的控制权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的挑逗还在继续,


  」不要啊……嗯……哦……你不……可以……这样……不要……不……停下……来……啊……你怎么……可以……哦……嗯……不要……不可以……「
  我的挑逗虽然让她感到很舒服,但心里的不甘还是驱使她不断的抗拒我的侵犯,可是身体的感受是如此的强烈和真实,她不是处女,她有过性经验,她也知道现在她可以依赖的只是她心底的那点自尊。


  」放手……你……不能……啊……哦……这样对……我……「她用力扭动着身体,摇摆着头,仿佛这样就可以甩掉我占领双乳的大手,」你不……要……这样……无礼……啊……嗯……嗯……哼……「她的乳房是敏感的,一点她骗不了我,只是利用双手的挑逗,就让她的抵抗很快变得无力起来。


  不过我还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她,我要彻底的摧毁她仅存的那点自尊,我要让她心甘情愿彻彻底底的臣服在我的胯下,女人就是这么矛盾的动物,在她没有尝到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之前,她的矜持可以让她蔑视一切男人,可一旦有一个男人可以给她一次升天入地的体验之后,她极有可能会变成一块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紧紧的粘着你。


  我有这个自信,所以我继续肆无忌惮的在她敏感的身体上上下其手,言语的羞辱也继续进行。


  」怎么样啊松野小姐?我现在弄得你很舒服吧?嘿嘿,真没想到松野小姐的乳房这么敏感,乳头都硬挺了,相比你的虚伪,你的身体就诚实多了,嗯,不错,我可要好好开发一下呢,哈哈!「我继续无情的剥离着她的矜持,双手对她乳房的侵袭也更加用力了。


  就在她还在全力调动身体意识抵抗我乳袭带来的快感时,我的左手已经继续向下开进,伸入到她的内裤中开辟第二战场了。


  手一伸进去,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光滑,居然还是白虎,我在她小穴周围摸了一圈,并没有摸到刮毛后留下的毛根的痕迹,如果说有,那也就是刚才我挑逗她的乳房时她的下体有些湿润了。


  」真是令人惊喜,松野小姐竟然没有阴毛?呵呵!「嘴上说着,我的手也开始扣住她的小穴,整个手掌压在她的阴阜上,轻轻旋转按压,手指不时的从小穴的下沿向上划过,强烈的刺激使她敏感的身体发生了一些令她害怕的反应,为了不至于在我的面前颜面尽失,她只能用更加剧烈的扭动来抵抗我的轻薄,同时更加严词的抗拒着:


  」不要啊……你这个……混蛋……滚开……放开我……啊……啊……嗯……停下来……不要这……不要……啊……停下来啊……「


  听着她的喊叫,我置之不理,手上的力道却突然增加,速度也越来越快,乳房和小穴的同时传来的极度刺激让她一阵眩晕,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随着我的挑逗颤抖,小穴深处酸麻痒五味杂陈,身上如同虚脱一般,再也无法控制,终于在娇躯轻轻的颤抖中,本已经濡湿的小穴羞涩的流出了高潮的浪水。


  我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和预料之中,那么下一步,我将进一步把她赖以依仗的矜持彻底摧毁,在我的面前,一切优越感都是不堪一击的白纸。


  我将她已经酥软的娇躯放开,回手从书桌上拿来一把剪刀,将内裤的裆部提起来,剪了下去,同时还好心的提醒她道:」不要乱动,伤到你我会心疼的哦!「


  她没有动,刚才的挑逗带给她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她在以往的性经历中从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可以仅仅凭借爱抚就让自己高潮的男人,白虎女人的性欲有多么旺盛,身为白虎女人的自己心知肚明,自己的男友依靠按摩棒还要至少半小时才能让自己达到第一次高潮,虽然他还是自卫队的军人,可是做爱的时候也极少能让自己完全满足,通常的做法是,先在前奏阶段高潮一次,然后做爱,然后在事后阶段再来一次,虽然不尽如人意,但这也是自己遇到过的男人中最强的一个了。可是跟眼前这个男人比起来,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自己的母亲就是一个白虎女人,在跟自己父亲15年的婚姻生活中从没有满足过,母亲结婚早,18岁生下了她,在她14岁的时候离婚,18岁成年的时候,母亲就告诉她,白虎女人性欲旺盛,所以找男人必须要找性能力强的,其他都可以凑合,但身体和心理是不能欺骗的,否则迟早都要和母亲一样。她可怜母亲的遭遇,同时也遵从了母亲的告诫,因为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是什么状况,母亲没有骗她,她从18岁开始交男朋友,无不是要么因为她需索无度离他而去,要么就是因为男人太过孱弱而被她一脚踢开,直到遇上这个自卫队军人,才基本达到了她的要。可是现在这个讨厌的中国男人却用最纯熟的挑逗技巧,动摇了她坚定的抗拒之心。
  」哦,果然不错啊,「剪开她的内裤,露出了她无毛的小丘,其上小巧的小穴外围,是颜色稍显暗淡两片大阴唇,由于之前的一次高潮,已经是湿漉漉的了。看来我来之前她刚洗过澡,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浴液香气。


  」看来我的小美人已经知道我要来,迫不及待地想要让我一亲芳泽了吧?哈哈!「


  」你不能……不要这样……不可以……这样对我……你这个无耻的……支那猪……「


  听到这句话,我的面色严肃了起来,」支那猪?哈哈哈!你以为你们日本人就是什么好东西吗?我离开她,从我的包里拿出厚厚的一叠DVD,毫不留情的摔在她的脸上,「我们中国人如果是猪,那你们这些趴在小岛上的矮子就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畜生,是只会摧残女人,只会在女人肚子上蹦跶的跳蚤,70年前你们上岸了,杀了中国的男人,强奸了中国的女人,还不是一样被中国人干了回来?如果不是我们遵守日内瓦公约,你以为你们这个天天地震的小岛能挡住中国军队的愤怒吗?你真以为你们那些所谓的自卫队的军人,能比得过我们中国的军人吗?看清楚,那些长不到175的矮骡子只会抱着你们这些傻屄哼哼,也就是你这样的傻屄才喜欢在那根长不到8厘米的铅笔头下面哼哼唧唧,操!」
  说完,我不再管她的任何挣扎,开始利用我灵活的舌头舔弄她已经突起的阴核。


  我的一番话将她打击得体无完肤,身边散落的都是本国发行的色情DVD,她不是没看过这种东西,曾几何时,她跟她的军人男友也曾一边放着黄片一边做爱,往往是前奏多于性爱,虽然也享受过几次高潮,也只是比以前的男友强了一些,而现在这个男人,这个自己最看不起甚至是最讨厌的男人,却在自己的身体上开发着快乐。


  我的挑逗很有技巧,我仿佛知道她的G点在什么地方,只是很随意地舔弄,就让她的身体莫名地起了一阵痉挛,紧跟着就是下体不由自主的轻轻抖动,然后就是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她的身体是诚实的,虽然她一直在抗拒,可还是挡不住她小穴中的酸痒带来的阵阵快感,那种抑制不住的感觉令她无法抵抗,只能在阵阵的痉挛中泄出一波快乐的水。


  我的挑逗还在继续,并且渐渐由浅入深,灵活的舌尖探开她的小阴唇,向她已经水深火热的小穴深处慢慢挺进,感受着我粗糙舌面的缓慢摩擦,她终于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呻吟:「哦……」


  我察觉到了她的松动,并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我开始由内而外的全力钻探起她已经有些泥泞的娇嫩小穴。


  「嗯……哦……」无力的呻吟还在继续,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了,现在的她只想着继续,再继续,直到自己达到那快乐的巅峰。


  在我的持续挑逗之下,她渐渐迷醉了,小穴传来的感觉是如此真实,令人欲罢不能,快乐的潮水正在冲击着她欲望的堤坝,那冲击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她终于在快乐的冲击下再次到达了高潮。


  压抑的浪声传来,我看到她的小穴中又一次流出了透明的液体,我知道她高潮了。


  「你听着,松野老师,」我离开她还在微微痉挛的身体,严肃的说道,「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尊重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民族,包括绝大多数日本人,但是我绝不允许有任何人诋毁我的国家和民族,如果不是你之前的那些话,我想我会把中国男人温柔的一面展示给你--如果我需要女人的话。可是你……我不会像那些影碟上的男人一样,也希望你不要觉得我会像他们一样,看见女人就流一地口水,我有我自己的行为准则,我也曾经是一名军人,但我不是禽兽。现在,你可以打电话告我强奸你,我就在这里等。」说完,我不再理会她看我的眼神,用床单盖住她裸露的下体,走出卧室,坐在了沙发上。


  我的话会不会对她产生影响我不想考虑,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维护尊严!


  躺在床上,她一动不动,眼角流下一行清泪。一直以来,她都看不起一衣带水的邻国,一直认为只有自己的民族才是最优秀的,即便是看着黄片跟男友做爱也得不到完全的满足,她还是觉得本民族是强大的。但我的一席话还是动摇了她的理念。


  是啊,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强者,日本的超速发展也是在和平的前提下才得以实现,她自己也开着德国车,吃着中国餐,眼前的男人虽然侵犯了她,但并没有像个真正的强奸犯那样粗暴的占有她的身体或摧残她的意志,甚至,他还只是凭借简单的挑逗就让自己达到了两次高潮。


  突然浮出的念头让自己没来由的一阵脸红,濡湿的下体竟然有了一点期待的感觉,「也许,这个男人并不是他刚才表现出来的样子,正像他所说的,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诋毁。」


  想通了这一点,躺在床上的她甚至有点期待,如果跟我做爱,是不是能得到比刚才的前奏更好的感受。


  可是我刚才最后说的那些话,还是让她有一点不确定的感觉,「也许我应该向他道歉。」驱赶走头脑中的旖旎的想法,她终于做出了决定。


  当她裹着床单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穿好了我的衣服,看到她出来,我微笑着对着她向电话比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不指望说几句话就能改变她固有的观念,但是我已经把我想要说的话全说了,该教训她我也教训了,我没什么遗憾。然后我就看到了令我惊讶的一幕,她并没有向电话走去,而是像一个住家小女人一样跪在我的面前,深深的低下头去,「对不起……我……我为我的不负责任向您道歉……希望您可以原谅我……」


  我有点懵了,这什么情况?我有点疑惑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想干什么。见我不说话,她以为我还对她有成见,于是将头更深地埋下去,「真的对不起,我……说了……冒犯中国人的话,我知道我错了,我希望得到您的谅解,龙老师,请您一定接受我的道歉,拜托了!」


  我终于听明白她说的什么了,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我反而觉得有些好笑,这女人是不是被我搞的有点神经了?道歉?可笑!我没搭理她,只是继续想我的事情。


  见我还是不搭理她,她索性也不再说话,就这样跪在我面前,始终低着头。
  沉默,持续的沉默让我感觉很不自在,尤其是面前还跪着一个女人,呃,一个漂亮女人。但是现在不是观赏漂亮女人的时候,「唉,女人,也许她是真的后悔而向我道歉?」脑中突然冒出的想法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不过我知道,继续这样让她跪着,就是我小肚鸡肠了。


  「你起来吧,我原谅你了。」我站起身,对她说道:「我希望以后你能像你说的,不再说那些损害民族感情的话。」


【完】